“十二五”能源規劃量化指標首次透露

發布時間:2011-09-13 字體:[ ]

“2015年國內非化石能源消費將達4.7億噸標煤,約占能源消費總量11.5%。其中,水電2.8億噸標煤、核電0.9億噸標煤、其他可再生能源(風能、太陽能、生物質能等)為1億噸標煤。”

  9月5日,國務院參事、國家能源專家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徐錠明在“2011中國清潔燃料高峰論壇”上首次透露了“十二五”能源規劃的量化指標。

  在能源政策約束下,煤炭在能源消費中所占比重有望下降。

  按照初定發展目標,2015年,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所占比例將由2010年的70.9%下降到63.6%,減少7.3個百分點。

  能源消費增速下降1個百分點

  2015年,化石能源消費總量為36.3億噸標煤,其中,煤炭消費38.2億噸原煤,折合26.1億噸標煤;石油消費5億噸,折合7.1億噸標煤;天然氣消費2300億立方米,折合3.1億噸標煤。

  徐錠明表示,上述各項指標已被納入《能源“十二五”規劃征求意見稿》,目前仍在討論。徐并稱,“十二五”期間全國能源消費年均增長為4.8%,低于1980年以來年均5.8%的增速。

  國家“十二五”規劃綱要提出,到2015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要達到11.4%。而徐錠明透露的討論中的非化石能源發展目標比綱要要求高出0.1個百分點。

  有專家預測,煤炭消費占比每下降一個百分點,相當于增加4000萬-6000萬噸標煤的其他替代能源。

  徐錠明給出的數據顯示,2010年水電、核電、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消費量分別為2.1億噸標煤、0.2億噸標煤、0.3億噸標煤,總量為2.6億噸標煤,而“十二五”期間,非化石能源消費總量有望增加2.1億噸標煤。

  此外,在“十二五”能源規劃中,天然氣在能源消費中所占比重也要提高,比例由2010年的4.9%,提高到2015年7.5%。不過,這一數據仍與24%的世界平均水平有很大差距。

  各方博弈能源消費總量目標

  參與能源“十二五”規劃的專家告訴記者,實現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15%的目標,難點在于控制能源消費總量。

  “能源消費總量目標難以最終商定,這是‘十二五’能源專項規劃遲遲不能出臺的原因之一。”上述專家稱。

  長期以來,我國經濟發展方式對能源資源依賴性大,有些年份能源消費彈性系數(能源消費增速與經濟增速之比)在1以上。

  今年上半年,國內GDP同比增9.6%。同期,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12.2%,煤炭需求同比增長9.2%左右,成品油表觀消費同比增長7.2%。經濟發展速度與能源消費增速幾乎平行。

  煤炭、石油作為基礎能源產品,若不對消費加以控制,將遠超“十二五”規劃的能源消費量。

 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0年國內能源消費總量32.5億噸標準煤,2009年為30.66億噸標準煤。近年來,能耗總量保持2億噸標煤/年的增速。

  據研究機構測算,2015年國內能源合理需求的范圍是40億-43億噸標準煤。徐錠明給出的彈性區間更大,為39億-44億噸標準煤。

  為實現能源消費總量控制,國家發改委正會同能源局研究總量控制機制,將總量控制目標分解落實到各地方政府(32個省市自治區、新疆建設兵團),再由政府落實到企業,實行目標責任制管理。

  不過,由于地方政府為發展本地經濟,迫切需要增加能源消費指標,中央和地方圍繞能源消費指標的博弈亦難避免。

  尤其是地處礦產資源產地的省份,希望能夠依托資源優勢,加快發展地區經濟,這其中,以晉陜蒙寧等地為代表。而東部一些環境壓力大的省份則認為,國家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有強化行政干預之嫌,而更希望依靠市場手段解決問題。

  此外,化石能源與非化石能源行業之間,火電與新能源之間,存在此消彼長的博弈,不同行業提出不同的政策訴求,這是“十二五”能源規劃歷經長時間醞釀的另一個原因。

霸王龙游戏